wancy锴楷的博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WANCYKK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回家

2017-01-18 12:48:07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童言记: | 浏览 201 次 | 评论 0 条

回家

我本没有打算回家过年的,可儿子的突然出现,把这一切都改变了,也让我有了回家的勇气。

自从与妻子离婚之后,我一直在外打工,可从未回过家一次。当然,我是个单身的男人,用现在的网语:单身狗,而且是一只过了中年的意单身狗。还是有家人,有奶奶,有父亲,有姐妹的单身狗。我的家人们在家务农。我还有一个儿子,判给了前妻的,可前妻要再婚,儿子被抛弃后只好跟我的父母住,现在己读大学了,在北京读书,他比我有出息。

我说说我吧,我是一个农家子弟,也可以说没有种过一天地的农民,一个在外打工的人,这是好听的,其实就是一个在外流浪的人。我有二个姐姐,和一个妹妹。我是家中的独子。是家里最为贵尊的人(用我的奶奶话是这样说的)。对于我父母来说,那是一家的希望,一家的盼头。所以,我积家所有资源来读书。为了我能读书,你的两个姐姐早早的出嫁用彩礼来供我读书,从小学到高中,直到高考落榜前,我一直是很顺的,人生只有读书两字。落榜:让我的家庭和我遭受到最为沉重的打击,当我的人生也是就此改变,到现在想起,我的心还是余有心结。

父母在了解我坚决不再想读书之后,失望之余,便用我的妹妹给我换了一个媳妇。我成家的那年才刚十九岁。用现在的人讲,我还是个小孩子呢。可当时,在我所住的农村,十九岁结婚这是很普遍的事。成了家的我,也没有成长起来。而我前妻也一个和我一样没有长大的孩子。结婚的第二年,我和她出来打工,打工:我真实的想法不是想攒什么钱,我只是想离开家,那个令我压抑快要窒息的家。当然,亲戚们失望的表情,和父亲对我没有读好书,不想再复读再考,让他绝望的抱怨,更是令我离开家的动力。

在外打工的第二年,我的儿子出生了,妻子便带着小孩回家了。我那点打工的工资是无法养活她们母子。妻子回家的第二年,我便与她离婚了。而我呢,就一直在外打工,打工,再打工,打工便是我的人生。我一直在外打工从未回过家,也没有想到要回家。只是平时会收到姐姐和妹妹的电话,问我的过的怎样。而我的回答永远只是一个词:过的还好。好象我除把我打工攒的钱寄回家,我便与家没有什么可以联系的,这样一过就是快二十年了

现在的我,己人过中年了,依然是孑然一身。

再有二天,工厂就要放假了,老板找到我,问我,年假期间还是不是象以前一样,留在厂里值班。我在这个工厂工作也有十多年了。现在的老板,是我以前老板的儿子,对我还是很好的。不但给我一份稳定的工作,和一个在外人看还算体面的职位:厂长。

由于,我是个无处可去的人,所以,我打工的工厂,实际就是我的家,工作便是我生活的全部。我的努力与勤奋也换来了老板对我的好。由于,我无处可去;所以,只要是厂里放假,我便留在厂里值班,因为我实在是无处可去。

过二十四小年后,第一个给我打电话,是我的大姐,还如往常一样,要我回家过年。说我的儿子年也回家过年,这样,我可以与儿子团聚。我听了之后,还是那句老话,说厂里要加班,忙,回不去。跟着是二姐来电话摧我回家过年,再接下来是小妹来电话摧我回家。

我最怕接小妹的电话,她每给我打电话,总是要哭的,求着我回家。说父母身体不好,想我了。尤其奶奶年纪大了,身体比以往更不好,想我了,要我回家。而我总是流着泪强行把小妹的电话给挂了。而我的父母,只从我出来打工之后,也从未给我打过电话,当然,我也未与他们打个电话。对他们的义务,我好象只剩下每月给他们汇钱的事了。

这天,我忽然,接到门卫电话,说有个年轻人找我,厂门口等着要见我。我一路着想着:谁呢?在过看时候来找我。

我来到厂门口,只见一个高个子的年轻人,背着朋肩包站在厂的大门边。远远的我还是一眼认出来,那个站在门边的小伙子,是我从未见过面的儿子,一个帅气的小伙子。对于我的儿子,我是知道的。我的妹妹常常把他的照片发给我看,让我看我儿子的变化。

我走到儿子的面前,一时不如何是好了。我没有想到儿子会来看我,而且,事先没有一点儿信息。

“爸,你好。”还是儿子先开了口,对我笑下说:我一听,不由脸红下,说实在的,还有一点小孩子样,不好意呢?

“好。”我说:

“我放假了,顺路来接你回家。”他说:其实他是不顺路的,他在北京读书,而我在广东打工,老家在四川。他说话的口气到象是个大人。

“我可能要加班,要忙。”我低声说:

“爸,你别骗我了,我问过门卫了,你厂昨天就放家了,厂里现在就你在厂里,回家吧。”儿子说:

“我,我,我要值班…………。”我说:声音更小了。

“爸爸,回家吧,爷爷奶奶身体真的不好了,还有太奶奶,都九十多了,想你想的眼流泪,泪流的眼都快瞎了,我是来接你回家的,爸爸。”儿子说:语气是坚定的,不容我有商量余地。

说到太奶奶,也就是我的奶奶。我的心被针扎了下,鼻子一酸,泪水在眼里打转儿,可我忍着了,我不想让儿子看到我眼里的泪。

“爸爸,跟我回家。”儿子,上前一把拉着我的我手,对我说:我

我怔了下,看着这个比我还要高的儿子,感到他真的长大了。

“我,我,我,还没有准备好,我还要收拾,我还要…………”我结结巴巴的说:

“爸爸,家里什么都有了,就是缺你。”儿子拉着我朝马跟对面的公交车站走去。

“儿子,我,我,我要跟老板说一声啊?”我想摔了一手,想从儿子手里挣脱出来。可儿子的手,抓的太紧了,就是象警察抓到逃犯一样,我摔了几手都没有挣脱成功。

“我从门卫要你们老板的电话,我跟你老板说了,他同意你回家的,也希望我能带你回家过年。”儿子说:便拉着我来到公交车站。

就这样,我也不知为什么?跟着儿子就这样回家了。可我的心里不知为何?一路上,总是慌慌的,酸酸的,连我的儿子眼睛也不敢真视。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我生气的事记忆了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过年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wancy锴楷

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